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我们消失在了岁月的哪里  

2011-03-20 09:44:00|  分类: 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消失在了岁月的哪里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我的一生》作者阿尔玛·马勒想必众所周知。

很久没做过真正的翻译,试译了一小段,

望欣赏、批评。久违了,朋友们!

 

    果在阴霾的四周,不曾有过无数耀眼的幸福时刻,我的一生在一个客观的人眼中,将充满悲伤。而超然物外,它却如此丰盈,美好。

 

    在某种意义上,我是一位丰碑式的伟人的女儿。我父亲埃米·J·辛德勒,我童年的偶像,出身于古老的贵族之家。他是奥地利帝国时期极具意义的风景画家。

 

    我父亲的父亲因患肺病英年早逝。他曾在意识到自己来日不多时,租了一辆四驾马车,同她年轻美丽的妻子一起环游了意大利和瑞士。弥留之际,他还请求他的妻子换上华丽的礼服,坐在病榻前陪伴他,直到生命尽头。祖母的画像乃冯·阿麦凌之作,陈列在维也纳霍夫堡的仕女画廊。

 

    我父亲的叔叔亚历山大·辛德勒,曾以“Julius von der Traun”为笔名,写了些法理论文和小说。他写的中篇小说《装疯卖傻》日后被卡尔·祖迈耶改编成了同名剧本。身为议员,他在奥地利帝国的政治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捎带一笔他的改革(这对一些人来说意义非凡):他曾废除了奥国的鞭刑。

 

    亚历山大·辛德勒生性奢靡无度。他曾因负债累累而不得不深更半夜逃离他的利物浦斯康城堡。然而这不光彩的出逃却被他演绎成闹剧,他的众多仆人必须手持火把,为他这不体面的举动照明。(多年后马克斯·莱恩哈特也在此经历了同样的命运。但我们的时代显然缺少浪漫。他的出逃恰逢那摧毁一切的二战的开端。)

 

    我父亲婚前曾同汉斯玛·卡特在同一间画室工作。此人是弗朗茨·约瑟夫称帝时期穷奢极侈的典范,文艺复兴达人,却也并非伟大的意大利式文艺人物。他举办最豪华的宴会,邀请身着正宗文艺复兴式华袍的美女,大厅里布满从天花板垂下的玫瑰花链。李斯特会在宴会上彻夜演奏,当然,还有最上乘的红酒,和每位来宾的扶手椅后面立着的着丝绒制服的侍从……得见了这无边的晔晔照人之光辉的人,便如痴如醉。

 

    我父亲唯一的一双鞋子的鞋底已经裂了,但由于欠款尚未支付,订制新鞋无从谈起。为了让这双鞋子能在其最后岁月保持风度,他租了一个月的马车夫。他就这么踉踉跄跄地度日,偶尔有订单上门,得以勉强维持生计,负债却一日多似一日……

 

    在我父亲这段特殊境遇的日子里,有个关于他年轻侍从的小故事。每天晚上,这位侍从都翻遍他的口袋,偷走他为数不多的钱。我父亲知道,却并未声张……"因为他生得美”。不过在后来我母亲接管了家政后,便识破了侍从的伎俩,辞退了他。

 

    我父亲才华横溢却债台高筑,恰似他这类人注定的命运。婚后他的生活更为窘迫。尽管他住在一座城堡里,拥有一个带巴洛克雕像的公园。然而他渴望出离这残酷的日常生活,他的灵魂对另一方世界的美的渴望无以复加。我母亲来自汉堡的市民阶层,她试图企及父亲的血液中流淌的高贵,但直到他过世,她才认识到他的卓越。

 

    这种每日为温饱奋力挣扎的生活对母亲来说非常沉重,而我父亲除了他的艺术之外一无是处。对他来说生活的色彩在于休息- 睡眠- 或写作。

 

    这一切我曾深有体会,而很早我就渴望着湛蓝的天空下无忧无虑的生活。

 

    在音乐中我找到了这种生活。

 

    我父亲永远的学生,卡尔·莫尔,从一种技法学到另一种技法,不断地尝试,直到过世,直到他些许的天分不幸寿终正寝。他曾记录下第一次来我们家的印象:

 

大小适中的房间,充足的阳光从远处直射进窗子。木质衣柜是18世纪的,一张极大的安乐椅上坐着双鬓银白的极美的老妇,两个孩子,棕发和金发,正读着童话:这是辛德勒的母亲和他的孙儿们。

 

    1884年的冬天,辛德勒秘密的,不曾坦言的愿望实现了:维也纳森林的彼岸,纽伦巴赫和图伦之间,坐落于旧公园内的老城堡(几乎是他的梦中花园)曾是查理·敦士登占领纽伦巴赫时的宫殿。这座15世纪建造的尖拱顶的矩形双层建筑的唯一装饰,是巴洛克式的葱头形带钟的尖塔。两约赫大的花园还能捕捉到当年风雅的蛛丝马迹,华美的巴洛克式地窖入口,是交相辉映的百年菩提,还有更多枝繁叶茂的菩提树、梧桐树,和一条两侧是胡桃树的林荫大道。城堡后身的葡萄园,枝蔓布满山坡。而城堡前方的花园四周,则环绕着有零星屋舍的几个村庄。布朗恩山城堡周边风光旖旎,地形变化多端,丘陵起伏,视野开阔。森林、原野以及被杨树围绕的乡间大道和静静流淌的小溪。而谁住在这城堡里,谁便是这美景的主人。

 

    辛德勒,天生的贵族,自青年时代就和他的叔叔生活在利物浦斯康城堡,如今却机缘巧合地重回城堡,并以最适度的价格享受着赫赫显贵的城堡主人的生活。

 

    从中人们一定获悉,我曾在优美的自然中如公主般生活过,而我父亲则是这风光的代言人。谁若要了解奥地利的美景,只要看看我父亲的画作……便能尽收眼底。

 

    我童年的大部分光阴都是在这座城堡中度过的。它于我是恐怖、传说和美的化身。常听人说,幽灵出没于古堡,于是年幼的我们便整晚惶惶不安。

 

19.03.2010

  评论这张
 
阅读(50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