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荒凉天使  

2007-01-24 13:54:59|  分类: 艺术是美貌和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凉天使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让咱们走出去,获得自由吧。
 
迪特·索德格朗EdithSoedergran,04.04.1892-24.06.1923)在芬兰东部一个偏僻的村庄默默地死去。她短暂的一生充满苦难:战争近在咫尺,饥饿威胁着人们;她的诗集《九月的竖琴》、《玫瑰祭坛》和《未来的阴影》遭到批评家和读者的嘲笑、冷遇,评论家认为她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傻瓜。她的朋友和拥护者屈指可数。她死于肺结核和营养不良,年仅三十一岁。

 

现代处女

我不是女人,我是中性的。
我是孩子、童仆,是一种大胆的决定,
我是鲜红的太阳的一丝笑纹……
我对于所有贪婪的鱼来说是一张网,
我对于每个女人是表示敬意的祝酒,
我是走向幸运与毁灭的一步,
我是自由与自我之中的跳跃……
我是在男人耳中血液的低语,
我是灵魂的颤栗,肉体的渴望与拒绝,
我是进入新乐园的标记,
我是搜寻与勇敢之火,
我是冒昧得仅深及膝盖之水,
我是火与水诚实而没有限度的结合……

(北岛译)

 

我的灵魂是天空浅蓝色的衣裳;
我把它留在海边的峭壁上
赤裸裸的,我走向你好像一个女人。
好像一个女人我坐在你桌上
饮下一杯酒,吸进了玫瑰的芳香。
你认为我很美,像你在梦中所见的,
我忘掉了一切,忘掉了我的童年和家乡,
只知道你的爱抚俘虏了我。
你微笑着拿来一面镜子,让我看看自己。
我看见我的双肩是尘土做的,又化为粉齑,
我看见我的美是病态的,除了消失没有别的欲望。
哦,把我仅仅搂在你的怀里,使我不再需要什么。

(北岛译)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