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普契尼的忧伤  

2007-03-17 15:19:14|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久以来,人们评价音乐,不再依据作品给予心灵的自发感受,而更多是以冷静的头脑、理性的知识经验和习惯,去分析琢摸它的视野、逻辑性和恒久性。甚至人云亦云,摆出高贵者的姿态附庸风雅。

 

在歌剧艺术中,比起莫扎特永恒的圣洁,威尔第的滂沱深刻,瓦格纳塑造的人间神话来,普契尼(GiacomoPuccini)即便拥有绝顶的抒情天赋,仍被视为二流作曲家。因为在他的笔下,更多的是一些多愁善感的小人物,较之瓦格纳超越事物本体的哲学沉思,显得过于狭促和平民化。百年以来,即便《波西米亚人》盛演不衰,仍旧如同这题目一样:永恒的存在,却注定了他们所处的生活世界。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一切都是琐碎的:音乐在日常的一幕中开始。在互为邻里的绣花女咪咪和诗人鲁道夫相识的几分钟之后,他们便生发出爱情的火花。他们烤火取暖,在黑暗中寻找钥匙时,两双手碰到了一起……鲁道夫感叹《你那冰凉的小手》,咪咪自我介绍了《人们叫我咪咪》。普契尼以优美的旋律线条,勾勒了诗人多情的萌动和咪咪的柔美羞怯;再加上绝美的二重唱,真真的有谁能逃脱这旋律的诱惑!当圣诞节过后,迎来凄清冰冷的早春,雪花还在纷纷落下,悲伤的音乐响起。像是诉说爱情的短暂和脆弱。可怜的咪咪以一曲肝肠寸断的《咪咪告别》离世。而一个19世纪巴黎艺术家生涯中最平常的故事也就此落幕。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普契尼似乎并不屑于追随德奥音乐的深刻。他更喜欢做一个拉丁艺术的继承人。他似酒神般激情四射,赋予了日常生活最美好的诗意。抑或普契尼本人,就是一个参透了人间情爱的诗人,他更感性更热情更忧伤,也更不拘泥。他淋漓尽致地刻画了恋爱中的女性的悲剧命运。

 普契尼的忧伤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在人们长久遗忘了栖息大地的诗意生存之后,便开始无视心灵的需求和喜好,随之而来的是骄傲和个人的无限膨胀。而这又怎能责怪孤立的个体,在一个庞大的机器世界里,人人都如同螺丝般机械和渺小,急于摆脱,奋力挣扎。如同急于投奔死亡一般地追逐时间,金钱和名望;谁又有足够的冷静和能力还原为最初的血肉之躯?

 

如果我指责了骄傲和个人欲望的无限膨胀——即那位被视为音乐政治神学家的瓦格纳先生的音乐——如果我说瓦格纳先生是没有教养的,他的音乐是不礼貌的音乐,定会有人笑出声儿来,说我不明了他的伟大。但我天性浪漫又有基督徒的谦卑情怀,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心灵的骄傲更不可原谅,也没有什么品质比温柔更为高贵。如果看见了人类自身的有限性才仅仅是智慧的开端,那么瓦格纳先生的智慧,是不是空中楼阁哪?相比之下,“二流作曲家”普契尼,更表现了人的存在,他守望着美和真实,描绘爱情,自由、堕落和死亡,他安慰人并让人获得美的享受。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