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可怕的音乐  

2007-05-08 18:29:56|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怕的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实在是出乎意料,我几乎就快心力交瘁了。昨天,当香港管弦乐团的海顿刚刚响起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会打动我的东西又来了,它就是无比的秩序。秩序这种刚性的东西,总是一下子就能打动我。可能小提琴柔情的歌唱,大提琴的哀鸣都让我无动于衷吧。我安静地坐在那里,但我的小宇宙里,已经翻江倒海,分崩离析了。
 
   如果就这样死在音乐里该怎么办那?真是可怕的音乐。当弦乐的张力快把我掀翻又卷起来的时候,当紧张度达到顶点,却是及其敏感而微弱的音乐时,连呼吸都没有了,我就快要窒息了。真害怕那种要死去的感觉。就像《奇格菲》最后的葬礼,无数的动机交织在一起,无比的和谐、秩序,巨大的鸣响,丰富得和死去的世界有什么两样哪?
 
   在音乐里,我们都是不存在的——我和音乐,却又不知道那存在的,究竟是什么,那弥漫着的巨大力量究竟是什么哪?而在没有音乐的时候,音乐依然存在,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走着,工作,吃饭,睡觉,有时候我说话能把人逗笑。但是从始至终我都在哪里哪?难道这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奥秘吗?
 
   即便听懂了人的音乐,也听不懂生命的音乐和大地的音乐吧。在一个无法说明的世界里,是谁开动了音乐?无限的、永不停息的音乐哪?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