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别走,请你留下  

2007-05-10 10:53:34|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们听是听见了,总是不明白;
看是看见了,总是不领悟。
因为这人民的心思迟钝,用不灵的耳朵去听,又闭上眼睛;
免得自己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好他们。
——马太福音13:17《圣经新译本》
 
别走,请你留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友晟写来信说,她跑去纽伦堡听了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Alfred Brendel)的音乐会。真是让人想一下,都十分激动。
 
    提到今年76岁的布伦德尔,人们一定知道,他早于60年代就在贝多芬的32首奏鸣曲上取得的辉煌成绩;他对莫扎特的诠释,对舒伯特无人能及的独到研究,以及对李斯特作品的演绎。 他演奏的的舒伯特富于男性性格、具有内在张力,却在处理上,以稍嫌暗淡的色彩,表达了对舒伯特温柔丰富的内心世界,跨越时间的理解。
 
   布伦德尔知识广博。他确信音乐具有内在的精神力量,与观众真正构成心灵交流的,是音乐中的崇高。他似乎永远在用最深切的情感,歌颂自然和艺术。在一种静穆和神圣中,布伦德尔的样子亲切慈蔼,想到他,内心就像有暖流涌动一样,升腾出许多崇敬亲近之情。
 
别走,请你留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晟在信里说: 
 
    如今,从侧台步出暮年布伦德尔,背略弓。鹤发稀疏,镜框的颜色和形状都显得柔和。对观众鞠躬,却是各个角度、楼上楼下都兼顾到了。音乐,音乐呢?忽然,我感到有些细微的零乱,有的音不太干净。还有观众条件反射似的咳嗽声。但这些都只是暂时的。慢慢的,布伦德尔的存在已不重要。听他的音乐,不,应该说听他演绎,透过它却感觉在接近音乐真本——就像透过空气。

 

   前面的字让人心里难过。老去的布伦德尔对听众有着怎样深厚的情感啊!而欧洲人似乎就在这一声声咳嗽中告别了滋养他们和他们祖先的传统——所幸在布伦德尔的音乐中依然保留的远古的东西、一些如今已经非常稀有的东西、一些纯粹和本然的东西——他们不再能听见了。

 

   这让我想到最近,爱音乐的友人介绍的巴赫康塔塔全集,它是德国斯图加特巴赫国际研究中心最新录制的巴赫全集(共170张)中的一些。他们对巴赫的手稿、生平、文本、文献甚至残稿都有极其细致的研究和疏理。这次录制中的所有年轻艺术家们,技术和表现无懈可击,功力扎实。

 

   但音乐的开始,便让我惊愕了。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巴赫诠释。他们年轻的声音中,透着力量和色彩,节奏更加严谨干脆——他们一流的天赋和控制力——对于今天的古典乐迷们不断升级的、对技术的挑剔和在音乐中渴望得到的感官享受来说,能给予最大限度的满足。

 

   只是他们不再能呈现让我哭泣的巴赫,全心归向神圣上苍的巴赫,炽热却谦卑的巴赫,庞大的整体与个体独立间相互平衡的巴赫。他们的灵魂里不理解巴赫。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未经世事、不解音乐。但她却宽容地抚慰幼小的心,让我为它所呈现的一切着迷。它像个美丽的梦,闪现并驻足在我心里。长大的我漂泊在异乡,却无论在哪里,都像寻找故土一样渴慕她、思念她。我难以抑制在她里的软弱和放肆。她掠过我头上的一瞬,我听见她羽翼的声音,带来福祉和神圣的预言——那是她真正的歌唱和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