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最初的自由  

2007-05-17 10:25:04|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何以其神秘力量吸引我们的,

任何一件造物主的产物、甚至是石块,

都证明自己存在于他的中心。

这就是歌德隐喻表达的永恒的女性,在静谧之处的终极目标。

这恰恰相对于为达到这个目标而经历的奋斗拼搏过程,即永恒的男性。

 古斯塔夫·马勒  

 

最初的自由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浪漫主义时代开辟了冒险征程,古典音乐作品——体现西方文明精粹中理性、民主和传统的艺术,便逐渐远离家园。

 

   在探险的旅程中,调性于19世纪末瓦解,20世纪50年代彻底死亡。在过去30多年间,音乐在世界范围内,呈现惊人的多样性。

 

   对这种神秘听觉艺术的根本功能,也充满彼此矛盾的质疑。

 

   斯特拉文斯基说:音乐就其本质而言根本无力表现任何东西。

   勋伯格说:和声即情感,舍此无他。

 

   质疑像传染病肆意蔓延。包括质疑者本身也难逃被质疑的命运。

 

    勋伯格的早期作品《净化之夜》——表现人类于此世自我超越中的局限和困境——在1899年因为一个无法回归的和弦遭遇禁演。贝尔格在最后的《小提琴协奏曲》中用心良苦地采用巴赫的众赞歌《我满意了》来结束全曲动机,布列兹却拒不承认它的回归,而宁愿认为它表现了焦虑。

 

   当爵士乐的元素不断出现在白人传统音乐家的作品中时,有人质疑它的倒退野蛮引发享乐主义的泛滥,担心白人音乐文化逐渐消亡。持这种态度的人自圆其说:他们并非因种族歧视嘲笑黑人艺术,而是包括白人爵士乐迷,也同样在他们的嘲笑之列。

 

   爵士乐同时引发对力量勇气的重新定义。音乐中的遭到否定。进而日常定义也在政治色彩下被颠倒。新音乐作品强调对情欲的祛魅,否定肉身性。

 

   不可思议的是,情欲效应恰恰是西方音乐给人带来的关键体验。至今,人们在描述音乐时,都别无选择地使用下列专业词汇:诱惑、唤醒、张力、满足、解决…… 

 

   1993年,波兰作曲家戈雷茨基创作了表达对二战期间死难者感怀的《第三交响曲——悲歌》。它重新采用传统调性,在低迷的古典音乐唱片销售上,惊人地突破百万张之多。其如歌的旋律和哀怨的抒情,被评价为“苍白”和“单调” 。

 最初的自由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人类的矛盾、软弱和骄傲同音乐自身的自由、勇气和坚定相比,呈现巨大的讽刺——听者的幻想机制,并不受作曲家限制——音乐作品在被完成的瞬间获得自由,脱离它的主人,开始自我之旅。更不可能受评论家或理论家的限制。它更是一种至高的神性创造。

 

   在音乐中,如同在生活中一样,情欲蔑视“法则” 。人类在脱离最初法则和不断制定新法则的循环往复中,丢掉了理性、民主和传统,继而丢掉对它们真正内涵的理解能力。纠缠其中,遗忘自身。欲望反之无奈地不断膨胀。

 

   音乐从未远离家园,它像命运般自发。真正无家可归的是人类。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