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2007-05-21 11:01:21|  分类: 巴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前有一位叫做“过”的喜听巴赫的朋友,时常和我探讨音乐问题——BACH的至上乐理在清冷之外亦可用热情表达。所有的情感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她说过的这句话,我至今都不能忘记。原来,她就是我的好朋友晟同学。之后她应我的请求,认真地写下她对《B小调弥撒》的理解。擅长理性思维的晟,注重逻辑分析、注重事实,为人却极为纯真简洁。她时常在信中认真客观地提问,和我探讨;并慷慨地鼓励我。时常我们分享在书中、音乐中获得的惊喜。虽然不知她几时才能决定回到中国,我们几时可促膝谈心,但有了这样的朋友,已经觉得很幸福了!现在,我想把她写的《B小调弥撒》和大家共享,让我们在音乐中彼此支持,共同进步吧——

 

 
    宁馨,你好!
     这两天满脑子的旋律(可惜不是我自己的作曲)。至今听了三个版本:Gardiner,Muenchinger和Richter的。今天先写Kyrie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Gradiner突出独唱歌手的功力:第一部分kyrie eléison原本纯粹的合唱,其中的一部分被四个独唱声音取代(同清唱剧或受难曲的不同到哪里去了!),包括假声男高音。刚一入耳倍觉清新,加之英格兰巴洛克独奏员团使用原声乐器演奏,效果独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则节奏显得松弛;逐渐地,尤其是Christeeleison之后更有自我表现之嫌,轻飘,世俗味稍重。

     我最早接触的是Richter的版本。尽管“上帝怜悯”比Gardiner的长了整一分钟,但每次听,都能感受音乐充满张力,不生疲惫感。世事的艰难,叹息,芸芸众生带着敬畏的心情,自下而上。人和神在两个层面;但人性并没有被神性抛弃。
 
 
   第二部分Christeeleison基督的乞求怜悯带着热情欢愉而有信心(不是我的原话,但严重同意)。让我蹲在我的老鼠洞中也能享受满地的阳光绿草和花香。

    Muenchinger的诠释中规中矩、四平八稳、不紧不慢,无懈可击。“基督怜悯” 中的梵遏林齐奏围绕二重唱的人声,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最后想说,是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巴赫心里有着上帝,上帝的身影才从他的音乐中折射出来。演绎之中,聆听之中透视的其实也就是个人同音乐、同上帝的千丝万缕了。


     *另附参考Christoph Wolff,Guenter Brick等人对《B小调弥撒》的介绍,东拼西凑,或曰集大家之所见后,我对作品诞生的理解——

     190年前,即1817年,瑞士出版商兼音乐作家Naegeli曾直觉地将巴赫的《B小调弥撒》称作超越所有时代和民族的最伟大的音乐作品。要知道,直至19世纪初,巴赫的大型声乐器乐作品,如受难曲和将要特别提到的《B小调弥撒》,均尚未被发掘;已知的是其平均律,大量管风琴作品及圣歌(Motetten)等。

    当时莫扎特的作品已是音乐生活的固定组成部分,贝多芬也处于其名声的鼎盛时期(虽他还有近十年创作的时间,不少重要作品如《庄严弥撒》,《第九交响乐》,最后几部钢琴奏鸣曲和弦乐四重奏等均尚未问世)。

     《B小调弥撒》中的“圣哉经”来源于为1724年圣诞所创作的“圣哉经”;“怜悯经”和“荣耀经”取自于1733年7月敬献给新即位的候选帝奥古斯都二世的《小弥撒》(Messabrevis)(
附信巴赫表达了欲改善境遇,希望成为撒克森州宫廷乐长的愿望)。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1740年后巴赫选取了以往创作中最具艺术价值,最精心、最具音乐潜力的音乐,包括为其他经文谱写的曲调,除了提及的《小弥撒》和“圣哉经”还有如康塔塔BWV29、12等。同时,巴赫从音乐传统中吸取精华,借鉴了如Palestrina(1525?-1594),Monteverdi(1567-1643),以及格利高里圣咏。创作延伸至1748-49年。

     创作整部弥撒的动机并不十分清楚;可以肯定的是不含有功利目的。《B小调弥撒》是巴赫所作唯一一部完整的礼拜仪式程序弥撒。但它既非巴赫供职所需,也没有题献给某个权贵;即不适合当时基督教礼拜仪式(路德将包含祭献思想的罗马圣礼礼拜形式的作品排除在基督教礼拜之外),又非天主教礼拜程序所容(非罗马的经文变化和错误的段落划分);更不用说其宏大的音乐篇幅,超越了宗教场合上演的可能。巴赫有生之年并没有上演过该弥撒的全部,直至1835年2月12日才在柏林首演。

    可以的推测是,步入花甲的巴赫(呵呵,在家不用带假发)把营构艺术之大成,为后世留下富足的音乐遗产当作己任,带着对创世者、对传统和未来负责的使命,将音乐和信仰的信念和二为一。于是,在器乐领域他留下的是《音乐的奉献》,对应的声乐作品即是《B小调弥撒》(当然也含复杂的配器)。她们可以被看成是巴赫的艺术遗嘱。
天使翅膀旁柔软温暖的云朵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B小调弥撒》成为某种意义上声乐作曲和演绎的范本,却不是一部理论教科书。今天,在使用最高级时学者们会更谨慎,但巴赫的《B小调弥撒》仍显尽善尽美。它不仅是巴赫个人的成就,更是作为博学多能的音乐人对音乐史的回顾。

PS:Christoph Wolff也是一牛人,现巴赫挡案馆馆长。他著的《巴赫》规模比施大人施威泽的《巴赫》)也就略小一圈有六百多页)。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