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情欲的汪洋  

2007-06-25 11:10:34|  分类: 理性的青春魅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穿上小丑的衣服,

他们仍是人类之子,

有血有肉,

跟各位一样生存在人间。

托尼奥的开场白

[意]《丑角》序幕中

 

情欲的汪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Thema:歌剧《丑角》

Dialog:章程/姜乙

 

 

姜乙:据说《丑角》的曲作者莱翁卡瓦洛的父亲曾是一名法官。他还是孩子时,他父亲审过一个案子:来乡村演出的巡回剧团里,有一名演员因为妒嫉,在演出后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丑角》就是根据这个故事改编的。它以情欲和妒嫉为动机,描写了一出人间悲剧。

 

章程:《丑角》是一出戏中戏(这种“戏中戏”源于古希腊的喜剧,在16、17世纪盛行过)。说的是丑角剧团里扮演丑角的托尼奥,因为知道妻子内达与情人偷欢并且企图私奔,怒火中烧,在和妻子同台演出时,按耐不住情绪,假戏真做,在舞台上杀死妻子内达的故事。

 

 

情欲的汪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姜乙:我喜欢《丑角》是因为它情节紧凑、扣人心弦,音乐表现的戏剧性强。比起这之前的歌剧题材,如神话故事、贵族罗曼史,它更具有人间性,在情感上要激烈得多。莱翁卡瓦洛在这里用音乐表现了人间情欲的汪洋,几位主人公挣扎在情欲中,因为爱慕一个女人,导致妒嫉、怨恨,仇杀。音乐中的美感是那么脆弱,反而罪恶感让人难于摆脱,爱和妒嫉的动机纠缠在一起,营造出巨大的悲剧氛围。

 

章程:没错,《丑角》仅两幕。幕前的序奏就集中表现出所有角色的动机:合奏的两小节表示托尼奥丑角剧团团长、扮演小丑)的杀妻悲剧;木管的急速动机表示被杀中逃命的他的妻子内达。竖琴为小提琴伴奏则是内达与情人西尔维奥的爱情之歌。末尾大提琴奏出的是卡尼奥的“嫉妒动机”,他是剧团里另一位喜欢内达的演员,总想图谋不轨。

 

姜乙:卡尼奥其实喜欢内达已久,终于向内达表白爱情时,却遭到内达的奚落和嘲讽。内达另有所爱,她的情人是西尔维奥。求爱失败的卡尼奥受到伤害,爱慕瞬间变为妒嫉——他在内达和情人偷情时,跑去告诉了内达的丈夫托尼奥。悲剧似乎就这样发生了……剧团的演出即将开始,托尼奥却亲眼看到妻子和情人缠绵,内心悲痛欲绝,又要马上登场出演《丈夫回家》,这时他唱起了那首著名的咏叹调《穿上戏装》。当托尼奥边唱边哭,边哭边唱,又一边往脸上涂抹油彩的时候,音乐表现的悲惨,更像是整个人间的悲剧,而非仅仅是一个妻子偷情的小丑的悲剧……

 

章程:作为一个男人,他当时的情绪肯定是痛苦、悲伤、愤懑的,然而还要马上强颜欢笑去博取观众欢心。《穿上戏装》极具震撼力和戏剧性,也成为男高音争相炫技的曲目。咏叹调的最后,托尼奥的悲哀中带有自虐意味的自我嘲讽的口吻,唱出“你是个小丑!”——他对命运的这种深深无奈和管弦乐衬托中的巨大悲凉,让听者动容,戏剧性达到鼎点。音乐一气呵成,连同与第二幕相连的间奏曲——它再次强调了《穿上戏装》的旋律,预示了悲剧的发生。

 

情欲的汪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姜乙:其实整部《丑角》都给人强烈的不安感和罪恶感,即使爱情主题的音乐是那么优美,包括因为妒嫉而去告密的卡尼奥,在他向内达表白爱情时候的旋律,也是优美的,因为爱本身是没有罪的。但它转瞬即逝,妒嫉和仇恨的动机随之出现,给人不祥的感觉。

 

章程:应该说每一段爱的表达听起来都是完美的。但整体的感觉却并不真实,反之仇恨、嫉妒和悔恨的音乐主题在《丑角》中的表达是真实的:伴随妒忌和悔恨,所有美妙的爱情主题都瞬间消逝了,仅留下《穿上戏装》的音乐动机,和最后托尼奥无法遏制仇恨,在台上杀死内达之前所唱的《我不再是小丑》。这也是这两个唱段一直流传下来的原因,因为它最真切和悲切。

 

姜乙:音乐在这里试图揭示的,是人的可卑之处吗?情欲中的美感既是真切的、也是短暂的,最后却都不复存在。人间的情欲中没有牺牲和宽容,唯有感性地索取和占有。内达有追求爱情的权利,托尼奥的杀妻似乎也符合人间“正义”的律法,卡尼奥这个人又怎能责怪他那?他也是因爱而疯狂。

 

章程:内达作为一种诱惑,作为几个男人爱欲的对象,我认为生成罪恶的诱因是她的情人西尔维奥,他一路以单纯的面目出现,并且以爱情为缘由要求内达和他私奔,抛弃她的生活。内达经过内心的挣扎,最终被爱情的力量征服。爱情的力量也导致分裂,爱情主题音乐中,不断给人分裂的感觉,这种分裂的美被真实性打破,而真实的唯有悲剧性和人物悲惨的命运。

 

姜乙:又怎能将罪恶归于某人哪?就像托尼奥最后唱的:“我是养育饥饿之子,注入疯狂之爱的傻瓜。”这些挣扎在情欲的中的人们,又有哪一个没有被注入疯狂哪?这种悲剧性应该是作曲家内心最深处的表达意图,整剧沉浸在难以排遣的压抑中,或许是作曲家对人间之爱的绝望吧!

 

情欲的汪洋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丑角》(Pagliacci),莱翁卡瓦洛(RuggieroLeoncavallo)编剧并谱曲,1892年5月21日,在米兰韦尔美歌剧院(Teatro dalVerme)首次公演。

 

* 《穿上戏装》(Recitar! Vesti La Giubba)

http://music.chinacity.com/musiclist/12/1668/music_38251.html

 

 2007/6/24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