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王制》里的音乐II  

2007-08-10 10:58:44|  分类: 理性的青春魅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模仿和感叹[1]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3卷399B]我不懂这些曲调,我但愿有一种曲调可以适当地模仿勇敢的人,模仿他们沉着应战,奋不顾身,经风雨,冒万难,履险如夷,视死如归。

 

  这是第三卷中苏格拉底和格劳孔的对话中,苏格拉底的话之前半部分。之前他们在讨论诗歌和曲调的形式。首先“歌词里不需要哀婉和悲伤的字句”[398D],因此挽歌式的调子也要废除。它让人“萎靡懒惰”,不适合城邦护卫者。在清楚了伊奥尼亚调吕底亚调让人“萎靡懒惰”后,苏格拉底说了上面的话。

 

    在说他上面文字里,我看出的意思之前,先说一下“模仿”和“感叹”。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Wish

 

   自然中原始的和谐之音,“它的本质是节奏。对称结构的协调性,是广义的节奏;各个部分按照节拍有规则地变换运动,是狭义的节奏。”正如我国古代文明中的《庄子》里也有“天籁、地籁、人籁”的说法,“天籁”该是说自然中原始的和谐之音,即自发的节奏与秩序;“地籁”、“人籁”即是在“天籁”驱动下的“摹仿”和“感叹”。

 

   最早的音乐即是取自自然中的粗糙材料,即人类对自然的模仿和感叹。

 

   模仿和感叹首先是基于观察:所有生命都有能分别远近地观察事物和力量的属性,当然包括动物;而唯有人类才特别占有自然中特殊的地位。通过观察,人类发现了自然中的美善,也发现了人类自身生存需要知识和真理的帮助——这一切对人类来说善良、慈爱和正义的东西并非唾手可得

 

   古希腊人相信“美”“善”不可分离,唯善能变为正义,且是唯一真理。他们不仅仅发现美好的自然,还发现自然中蕴含更多东西。音乐即是美好的自然本身,也是人类与神秘世界之间的纽带,也可说是它与自然固有的天然关系被人类发现。自然中的音乐没有范本,今天的人们用枯燥的术语描述它;而古人早就知道,音乐的王国“不属于这个尘世”。大自然的音乐在表象之下,设置了自己的基本法则。

 

   因此,模仿和感叹自然的美和秩序也是敬畏那不可见的神、爱神的表达之一;也是为了能接近“神的文明”,使人变得聪明起来,发现散落在自然中的美的凝聚,以及优美的自然是如何勇敢而巧妙地超越自身的。在模仿中,人们能清晰地思考和创造,逐渐认识神的美善的真理,从而去接近“过上幸福的生活”,反之这也是最高的美善。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April showers bring May flowers

 

   苏格拉底说,“但愿好的曲调”要模仿两种人,这句是说其中之一种人——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自古以来,人类的观察属性让人知道,观察可让人丰富,带来完全的生命。除了自然之外,人类从来都把自身也作为观察对象。近千百年来,人类的观察对象更是不断增多地放在自己身上,减少了观察、关注自身之外的东西也就是必然;那么猜测人类感官较之古人迟钝和退化也非不可理喻。也可以跨一大步说,把注意力过多集中在关注自身上,如若反省机制也不发达,人就必然变笨。那么这种变笨的人写出的变笨的音乐,必然让听者也变笨。

 

    模仿自然中的人,并配合“好的曲调”,那这个曲调必“来自好的精神状态”和拥有它的人,即“好人”。后文中苏格拉底这样说道:

 

   那么,好言词、好音调、好风格、好节奏都来自好的精神状态,所谓好的精神状态并不是指我们用以委婉地称呼那些没有头脑的忠厚老实人的精神状态,而是指用来称呼那些智力好、品格好的人的真正良好的精神状态

[3卷400E]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Home is weher your hat is

 

   这种智力好、品格好的人,即更接近美善和自然。苏格拉底说:这种好的曲调,但愿[……]可以适当地模仿勇敢的人。

 

   追求“优秀”是古希腊人的基本信念。勇敢是重要的“优秀”。柏拉图的“勇敢”,是由“男人”演化而来。主要指男子气,而要在精神上保持这种让人歌颂的品质,则必然有一种伟大信念在背后支撑,因信而勇,上升为“高贵勇敢”。他们节制平和又秩序井然。爱智与激情协调发展。对这种近乎具备英雄性和神性的人的模仿,或许也可理解为对神的模仿?即对美善、自然本身的模仿。

 

   关于“勇敢”,苏格拉底在后文中也有说道:

 

   我们挑选战士并给以音乐和体操的教育,这也是在尽力做同样的事情。我们竭力要达到的目标不是别的,而是要他们像羊毛接受染色一样,最完整地相信并接受我们的法律,使他们的关于可怕事情和另外一些事情的信念都能因为有良好的性和得到教育培养而牢牢地生根,并且使他们的这种“颜色”不致被快乐这种对人们的信念具有最强退色能力的碱水所洗褪,也不致被苦恼、害怕和欲望这些比任何别的碱水褪色能力都强的碱水所洗褪。这种精神上的能力,这种关于可怕事物和不可怕事物的符合法律精神的正确信念的完全保持,就是我主张并称之为勇敢的。

[4卷429E]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Sea  of Dreams

 

   从后来亚理士多德的学问里也可以知道,古希腊人并没说“真善美”适用于每一个人,它们永远只属于少数人。它们应当“由上及下”地渗透。

 

    勇敢的人,即为少数“优秀”之人。“但愿曲调适当地模仿他们”中“适当地”我理解为有所节制地,这种基本观念也无处不在地渗透着。模仿勇敢的人,是为了在诗与歌的传唱中“由上及下”地渗透真善美。作为城邦教育重要工具的音乐,其品质是国家生命的表现;而创作者,他参与到国家命运的建构中,他自身是生命的解释者,他所倡导的音乐观念是否于城邦护卫者和公民有益,作品所需渗透的精神是否符合希腊道德观就极为重要。

 

   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如此表述:

 

   因为我恐怕诗人和故事作者,在最要紧的点上,在关于人的问题上说法有错误。他们举出许多来说明不正直的人很快乐,正直的人很苦痛;还说不正直的人是有利可图的,只要不被发觉就行;正直是对人有利而对己有害的。这些话我们不应该让他们去讲,而应该去要他们去歌唱去说讲刚刚相反的话

[3卷392B]

  

  否则我们的护卫者从小就接触罪恶的形象,耳濡目染,有如牛羊卧毒草中嘴嚼反刍,近墨者黑,不知不觉间心灵上便铸成大错了。因此我们必须寻找一些艺人巨匠,用其大才美德,开辟一条道路,使我们的年轻人由此而进,如入健康之乡;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艺术作品,随处都是;使他们如坐春风如沾化雨,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之间受到熏陶,从童年时,就和优美、理智融合为一。

[3卷401C]

 

    接着是说这种勇敢的人沉着应战,奋不顾身,经风雨,冒万难,履险如夷,视死如归。

 

    这个我先喘口气儿,下次再白唬。

 

 

《王制》里的音乐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参考书目:

音乐的美》[德]汉斯立克著/杨业治译/人民音乐出版社/198012

美之维》[美]马尔库塞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10

乐意义上的形而上显见并及意向存在的可能性研究》韩钟恩著/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7

的现象》[法]德日进著/李弘祺译/新星出版社/20068

马史诗导读》程志敏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1

                          

 JY2007/8/10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