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歌德与音乐  

2007-09-13 13:07:25|  分类: 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之近旁

Naehe desGeliebten 

 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Goethe,1749-1832 ]

 

歌德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我思慕你,当海面晨曦光照我;
Ich denke dein, wenn mir der Sonne Schimmer Vom Meerestrahlt;


我思慕你,当月光倒映于深泉。
Ich denke dein, wenn sich des Mondes Flimmer' In Quellenmalt.

我领悟你,当远路尘埃四起;

Ich sehe dich,wenn auf dem fernen Wege Der Staub sich hebt;

当深夜踯躅的漫游者独行于径巷。
In tiefer Nacht, wenn auf dem schmalen Stege Der Wandrerbebt.

我耳闻你,当浪击霈霈低沉澎湃。

Ich hoeredich, wenn dort mit dumpfem Rauschen Die Welle steigt.

 

当万物缄口不语,踏入幽林我常细听你。

Im stillenHain da geh ich oft zu lauschen,Wenn alles schweigt.

 

我不离弃你,你仿似遥远……却与我心相毗邻!
Ich bin bei dir, du seist auch noch so ferne... Du bist mirnah!

 

夕阳西下,即刻群星将照亮我。哦,你在群星里!
Die Sonne sinkt, bald leuchten mir die Sterne.O waerst duda!

                                                                                                            

                                                                                                     姜乙译 

    

 歌德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歌德在罗马的塑像

 

      以下摘自《歌德与贝多芬》/罗曼·罗兰著/梁宗岱译/略有改动

 

       歌德的音乐知识泉源仿佛快要枯竭时,他的视界因和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接触而扩大起来。巴赫一家在魏玛从不曾是生客。巴赫来过魏玛两次,1703年住了几个月,1708年住了9年当风琴师和宫廷乐队长。他所造就的学生在那里继承他的传统达半世纪之久。

 

         另一方面,大公爵的母亲是一位出自布伦瑞克族的出色的钢琴家。她的老师约翰·埃尔斯特·巴赫曾跟她到魏玛来。她为歌德弹过巴赫的音乐是意中之事。歌德不会不曾遇到巴赫的崇拜者[那时他们并不居少数,比方那要“为巴赫而死”的年轻的鲍迪辛,歌德并不赞成他这举动]。

 

        他的朋友音乐学家洛里慈曾在1800年唤起那善忘的德国人注意巴赫最后一个女儿的沦落;为她引发属于虔敬性质的运动[贝多芬很热烈地赞助此举]。策尔特[歌德的密友,音乐学家]曾经对歌德做了不少关于巴赫和他的伟大同辈或先驱们的小演讲。所以歌德是不会不知道巴赫的重要和他在音乐进化史上的地位的。

 

歌德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歌德与席勒


  但是直接的经验和确定的印象却于1814年从他的朋友许茨[魏玛附近贝尔卡浴场的监督,业余钢琴师]那里得来。这快活的微带滑稽的矮胖子,原是巴赫的热烈崇拜者。他从巴赫最后一个学生基特尔那里买了几本手写的音乐册子。他把它们弹奏给歌德听,歌德马上被征服了,这种崇拜终身都不曾改变。他永不厌倦地听那极柔和的古钢琴的演奏。他常常请许茨为他弹些前奏曲和赋格曲。他把后者比拟作一些玲现透剔的数学作品,题材那么简单,而诗的效果那么显明”。从此许茨和歌德常相过从:不是歌德回访许茨,便是许茨来探歌德。那时候钢琴便立刻打开,理性的滔滔不绝的波浪就那样被启发。

 

    1818年,歌德接连三星期要许茨为他弹这些音乐,每天三四小时;为要表示他美满的幸福感,他说道:“我到床上去,许茨继续弹巴赫的音乐。”夜已经很深了许茨才弹完。歌德、策尔特、许茨互相赠送了不少关于巴赫的礼物:合奏曲或极柔和的古钢琴的册子。策尔特是第一个复兴《马太受难曲》的人。他在柏林用他的音乐学院——“他的军队”,照他自己的说法——来演出它,年青的门德尔松做他的助手。他给歌德的信里回荡着这些由他散布出来的风琴的喧响。歌德呢,整个儿为了这海洋似的啸号遥遥颤动着。

 

歌德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歌德于1822-1826

  

    但是歌德的音乐享受永远不会没有理性加入其间,所以他和策尔特的通讯里常常带着许多对巴赫的科学探讨的痕迹。他时而研读洛里兹的论文第二部:“论巴赫的古钢琴音乐”[1825年];时而殷殷询问策尔特关于库泊兰及其对巴赫的影响[1827年];时而他那永远要把艺术和科学的原理归纳于人体构造和它的感受性的“人体中心”的天才头脑,在研究身心在音乐里的关系时,特别注意到关于巴赫在演奏风琴时,手和脚的重要性。


  他的视线超越巴赫和那不光文人就连当时的音乐家也很少认识的前古典时代[它包揽了16世纪“复调声乐”]。1788年四旬节时他正做客罗马,在西斯廷圣殿里发现了这些音乐的美,他的朋友凯撒又帮助他去理解它。他们一起无间断地听帕列斯特里那、莫拉列斯、阿列格里的无伴奏声乐作品。在米兰,他们共同研究安布罗斯圣歌。


  然后歌德又命凯撒研究古代音乐;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基督教音乐的源泉应该在那里。后来,在魏玛参加逾越节的时候,听见那世袭的公主的希腊乐队歌唱,他发现俄国的圣歌和西斯廷圣殿里的圣歌的血统关系。他很想从策尔特那里得知拜占庭音乐的来源。但是策尔特的古典学识是那么贫乏,拜占庭这名字的意义都不知道。他会在洛里兹身上找一个非常博学的音乐向导。但是他虽然和洛里兹交往很久,如果求助于他或把他请到魏玛去,他又怕令策尔特不快。但他至少常读洛里兹的著作;尤其是晚年的时候,他很少出门,常常研读音乐史。


———————————

他的学生沃格勒担任魏玛的风琴师达44年之久直到1765年。

1800年,年轻的鲍迪辛伯爵对歌德说过他愿意为巴赫而生活,憔悴并受苦”。
1828年3月11、12日和4月17日。紧接著这些卓越的演奏,门德尔松来到魏玛住了两个星期。他向歌德提到它们,并为他选弹了若干。歌德很高兴地发现,与对莫扎特的音乐相反,他对巴赫音乐的兴趣并没有减弱。他带著“愉快、兴趣和思考”倾听门德尔松的演奏[1830年]。
策尔特写道:“整个合奏几乎像是一架风琴在演奏,其每根管子都富有智慧、活力和意志力,没有任何矫揉造作,没有任何不自然的感觉。”

巴赫的音乐使他想起《创世记》中的上帝。他的这段美好的话是著名的:“好像永恒的和谐在自言自语,像在创世之前必须在上帝内心发生的一样。”[与策尔特的通信录]。

人本身,在使用他健全的感觉时,存在中最有力量和最准确的是物质结构。”[1808年歌德给策尔特的信]

歌德高兴地听说巴赫的同辈对他在风琴上的腿的技巧和敏捷性感到惊奇,这一事实支持了他自己的理论。策尔特曾对这位伟大的人物——他的朋友,在这问题上的狂热开过玩笑,说:“没有脚,巴赫永远也达不到他的天才的顶峰。”

歌德和语言学家沃尔夫[F.A.Wolf]通信谈论希腊音乐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