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杜伊诺哀歌》试读III  

2007-11-08 11:29:06|  分类: 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伊诺哀歌》试读I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哀歌之八

 

而我们:观望着,随时,随地,

我们转向万物,永无超脱!

万物充塞我们。我们整理。它瓦解。

我们重新整理,自己瓦解。

 

是谁颠倒了我们,乃至我们

无论做什么,始终保持

那种行者的姿势?他登上

一个山岗,走过的山谷再次

展现在身后,他转身,停步,逗留——,

我们就这样生存,永远在告别。

[65-74]

 

 《杜伊诺哀歌》试读I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哀歌之九

 

于是我们催促自己,想要成为它,

想要拥有它,在我们简单的手掌里,

在更加充实的目光里,在无言的心里。

想要成为它。——把它送给谁?唯愿

永远保留一切……啊,多么痛苦,

把我们带入另一种关联?不是在此

慢慢学成的直观,不是此间的事件。

一无所有,唯有痛苦,唯有沉重,

唯有漫长的爱的经验,——唯有

纯粹不可言说的。

[18-27]

 

《杜伊诺哀歌》试读I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哀歌之十

 

愿我有朝一日,在严酷的认识的终端,

向赞许的天使高歌大捷和荣耀。

愿心锤明快的敲击无一失误,

紧扣松弛,疑惑或断裂的琴弦。

愿我流泪的脸庞增添我的光彩;

愿暗暗的哭泣如花开放。

[1-6]

 

* 以上诗文摘自《<杜伊诺哀歌>中的天使》/林克翻译

《杜伊诺哀歌》试读III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接上篇)杜伊诺哀歌》中, 时代的状况由图像和具象诗句的组构表达出来,并创造了同诗歌表象相统一的诗意, 这种“统一”在20世纪初年的现实世界中不复存在。里尔克或许出于批判国家社会主义的驱使,出于批判被视为“物”的个体人的屈从与妥协, 出于重新澄清公众、群体概念的驱动[里尔克曾在写给茨威格[S.Zweig]的信中说:“最重要的是个人。”“我的眼光不是瞄向群体我不注意群体因为我时时处处专注于关涉个人这件事。”],也或者它关乎宗教问题,神学问题。

      

       《杜伊诺哀歌》和1922年的另外两部世界文学经典著作:艾略特[T.S.Eliot]的《荒原》[the wasteland]、乔伊斯[James Joyce]的《尤利西斯》[Ulysses]同样享有极高声誉,它也是里尔克终生创作的结晶。(姜乙译

 

————————————

*上篇中提到的作品封闭的体系开放的复杂性理论的意思,我想可参阅安伯托·艾柯的《开放的作品》[新星出版社/2006年10月]中相关解释。

*《杜伊诺哀歌》虽然吸引我,我却一点看不明白,拙译一篇短文来帮助理解,也是说不清道不明,仅仅糊里糊涂地介绍了相关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