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绿蒂招出了心上人  

2007-12-19 11:13:09|  分类: 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空幻的仅是个譬喻

 图霍夫斯基的墓志铭

取自《浮士德》

 

绿蒂招出了心上人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是库特·图霍夫斯基的短篇故事《绿蒂招出了心上人》[Lottchen beichtet 1Geliebten], 也曾作小剧场独角戏剧本。

 

 图霍夫斯基[KurtTucholsky]1890年1月出生于林, 为20世纪前半叶德国极具意义的讽议作家, 时政批评家,  文学评论家, 剧作家和诗人。

 

 1935年12月20日, 图霍夫斯基于瑞典居所吞服过量安眠药自杀。


 

 

 

 

绿蒂招出了心上人

KurtTucholsky

 

   身上有陌生人的气味? 什么意思——我身上有陌生人的气味?我身上没有陌生人的气味。亲吻一下绿蒂吧。你去了瑞士整整四个礼拜,一次都没吻过我。这儿什么都没发生。没有——这儿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你觉察到什么了?你根本不会觉察到什么……噢, 亲爱的! 我多么忠诚地对你, 就像你对我一样。没有,意思是……是的, 我对你真的很忠诚!你却总是迷上诗歌里那些女人的名字……我是忠诚的……感谢上帝!这儿什么都没发生。

 

   ……只去了几次戏院。不,便宜位子——好吧,有一次是在包厢里……你从哪儿知道的? 什么?怎么? 谁和你说的? 吧,是那个位子……通过关系……

 

    当然是和一个男人一起。怎么,难道我该找个女护士一道去看戏……亲爱的,那非常正当, 绝对是正当的, 可别把这儿当成黑社会或黑手党了,像他们在科西嘉干的那些勾当。在西西里——比如,在西西里! 无论如何那是正当的。什么? 他们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这儿什么都没发生。

 

    曾经是……是……你不认识那个男人。咳,我可不会那么做——要是和别的男人去看戏,也不会和一个你认识的。算了, 我可从没戳穿过你的那些把戏。男人真愚蠢, 他们总是心存芥蒂, 要是做了什么事情,一准儿说是和同事。不是同事, 就说个千篇一律的名字:朱丽叶小姐! 可真不容易!反正你不认识那个男人! 你不认识他。对了——他认识你。你看, 高兴吧,这么多人认识你——你可是名声很响哪。无论如何那是非常正当的。绝对。之后我们还去吃饭了。别的可再没什么了。

  

绿蒂招出了心上人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没有。什么都没有。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恰好——我把他带到车里来着, 因为他那么彬彬有礼地坐在旁边,就像条体面的陪护犬[Begleitdogge]*,莱文特洛*连这个也和你说了吗?算了,要么就也这么称呼。但他只是陪护犬。他看起来确实很体面, 这倒是真的。多美的嘴唇,却这么无情——给绿蒂一个吻吧, 他很笨。什么都没发生。

* *德国女作家莱文特洛[Franziska Gräfin zu Reventlow,1871-1978]喜欢给不同的男人分别起些有趣的别名。Begleitdogge一般指女性的异性朋友,有君子之风,一块玩或外出,却从不会发生性关系。无贬义。

 

   其实那么笨,他倒是也没有。只是……我根本没爱上他;你知道得非常清楚, 我纯粹是爱上了, 要是你也在的话——你也可以交个朋友!一个可爱的男人……不过对这家伙我可没想什么别的。我没有。我根本什么都没想过。亲爱的, 他看上去其实也没那么可爱。可是他很会接吻。好吧,就这样——无论如何再也没什么了。

 

   告诉我,你究竟相不相信我说的? 或许你相信我说的就像我相信你说的一样? 你——好让我烦恼! 我是忠诚的, 亲爱的, 那个男人……那只是一时冲动。那好吧, 把你一个人单独丢在这儿, 也不写信给你,电话也只打过一次——女人一个人的时候,要比她丈夫孤独得多。我根本不需要男人……我不需要。我也没想过要他; 他可别痴心妄想! 我只是想:我,我想——我是怎么看见他的……第一次我就已经知道了,怎么看见他——可这什么都说明不了

 

   看戏之后。两周的日子。不。是的。只是些玫瑰花儿,有两次是些糖果, 还有石头做的小狮子。没有, 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了他? 你可真大方……!我可没把钥匙给他!我怎么会把家里的钥匙给一个陌生男人……! 我最好把他带下来。亲爱的,我对那个男人根本没感觉——他对我也一样——这你知道。因为他恰好有一张冷酷无情的嘴巴……薄薄的嘴唇。因为他以前是海军军官。什么? 哪片海域?他出过海——在一艘巨轮上, 我忘了名字, 他指挥所有人, 他的嘴唇那么冷酷。棱角分明。天呐, 我不说了。接吻倒是一流。亲爱的, 我要不是那么倍感失落,这一切也不会发生……其实也根本没发生什么——我不说了。什么?外出。没有, 没去他那儿;我们一块出去吃了饭。他付的钱——好吧, 你看见了!我或许也要为熟人花费点儿……好吧, 这固然……!根本什么都没发生。

 

     纹身! 他没纹身!他的皮肤可是干干净净的,他……别说细节? 不说细节!忽而要我说,忽而又不要。从我这儿你别想再听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一个字。亲爱的, 听着——要不是他当过海军军官,或者怎么说……我到底要和你说什么:

 

     首先根本没发生什么, 其次你不认识他,第三因为他曾是海军军官, 我根本什么都没送给他, 根本没有, 就像格莱茨*说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

 * Paul Graetz[1875-1968],德国军官

   

      ——亲爱的! 亲爱的! 别再自寻烦恼了……这儿是什么? 什么?怎么? 这是什么照片? 这人是谁? 怎么? 什么? 你在哪里认识她的? 在卢森?什么? 你和这个女人一起去旅行了? 她总在瑞士旅行。什么都别解释……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

 

         这绝对另有隐情。当然, 有些时候, 我也会喜欢上别的男人。可是她——?

   

绿蒂招出了心上人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关于性别人类一无所知,

今后也是如此。 

库特·图霍夫斯基/1926

(左图中文字)

 

 

 姜乙译2007/12/18

leseBuch

Herausgebenvom  Boersenverein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ese.V.

Frankfurt amMain,1998

初载于VossischeZeitung

23.01.1931, Nr. 38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