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黑塞与音乐  

2008-03-07 13:28:30|  分类: 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HermannHesse[1877-1962]德国诗人,画家 

 

两种音乐。一种是古典的, 一种是罗曼蒂克的。一种是建筑的, 一种是如画的。一种对位法的,一种彩色画派的。从音乐中领悟甚少的人, 往往喜欢罗曼蒂克的轻音乐。古典的, 寻不到疯狂放荡和心醉神迷。它从不让人生厌,也不带来糟糕的负疚和悔恨。

  节选自1912年的笔记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我在巴赫和莫扎特的音乐中,领悟了德意志的古典传统。歌德和席勒, 赫尔德和莱辛只是表现了高贵的美。不是古典的。他们既没能超越先人的遗产,也没能触及严肃而崭新的崇高理想。德意志在中世纪之后所能给予世界的,  唯有音乐。时常,当巴赫的康塔塔和受难曲徐徐响起时, 我才试图体会, 我自身中还存有的基督精神, 或者我才思考是什么最终展现了纯粹的基督精神。是的,在这里, 而不是在诗歌里, 基督精神有了它的形式。这种教堂音乐, 即便你今天坐在激流的岸边聆听, 它仍然是超越一切的,最美的圣言。 

节选自1932年致Carlo Isenberg的信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最美丽的,是孤岛出版社这次寄来的莱茨曼的书《莫扎特》。一本综合了莫扎特书信及其家庭和当时时代报导的册子。许多美好的时光,我都是在读这本书中度过的。无论是枯燥的历史记载, 还是温柔的童话之音,它们奇妙地组构了这个至高的和充满爱情的人物——德意志兰所创造的——莫扎特。即便在这个冬天, 这个不安的, 艰难的,这个我在城市里虚度的冬天, 我仍然去听了三次《魔笛》。这些时候, 仿佛一束耀眼的光, 照亮了我沙漠般的,在涣散中消耗的白昼。我把这本可爱的《莫扎特》, 放在阳光下靠椅旁边的小圆桌上, 读上几页,并且祈祷上苍——伴随文字我设想莫扎特的生命: 它曾多美, 又多让人感伤——如此铺陈开来,我就像看见了一朵花儿的一生。 

节选自书评集《书山》,原载1926429日《柏林日报》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写给巴赫的诗, 并非来自音乐,而是来自画面。这种诱发心灵强烈诉求的音乐: 有如创世之光。我看见它照耀在一片混沌之上, 将幻境和影像带到世间。光明与黑暗, 立体的,临在的, 和隐喻的。它是一种活跃的行进。在巴赫的音乐中, 已经存在了一个完美而卓越无瑕的宇宙。

 节选自19356月底致Carlo Isenberg的信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关乎巴赫的音乐,我固执地听不进丝毫“教诲”。我大约在12岁时, 第一次听到《马太受难曲》。年复一年, 韶华逝去,我毫无例外地每年温习他的受难曲。我冥想着, 并在每次重温中,再次经历早先听它们时的情境以及我生活中发生的一切。这您没有同感。

 节选自19614月初致Kl.J.Schneider的信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明朗而无邪的莫扎特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位深邃的渊博之士。这乃是我极为确信的。 

节选自196144日致Erich Valentin的明信片

 

 

姜乙译

 

黑塞与音乐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小屋和树 1922

 

 

小小译后记

 

        译得可真好呀——不是嘛?写着写着, 我就感动得眼泪转圈圈。我想, 既然感动了自己,也一定会感动您吧——读到它的人儿们。我自己可是乐坏啦!

 

        老实说,我之前从未读过黑塞的书。甚至不知道黑塞是用德语还是什么鬼语写作的。我只知道他是文青们的亲戚——他们常提他。而我曾经发彪说过此人名字甚难听之类的话。

 

         今天, 在这本《音乐》[Musik]中[实则是他所有论及音乐的文字的合集],我看到一个我要用上所有我用来解释我所理解的 “古典的”[Klassisch]这一词汇的语言来形容的人。我看到一个和我一样,谈到巴赫和莫扎特[莫扎特是我没有勇气谈论的人,因为泪水太多], 就当众原形毕露的人:他温情而独断[书中有不少批瓦格纳和理查·施特劳斯的文字,连同终生喜欢瓦格纳的托马斯·曼也不放过];天真, 而又自负地为那些古老的音乐不被世人真正领悟而兴叹。

 

        为了表达我满溢的激情和感谢, 我将Insel [小岛,岛]Verlag 译成“孤岛”出版社。通篇口气也略嫌夸张[比如花说成花儿什么的]。

 

        就当我无知者无畏吧!

 

 

唧唧歪歪2008/3/7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