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于巴赫的诞辰  

2008-03-28 14:05:08|  分类: 巴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船载一船音乐

远远将我等待

我挣脱旋律水蛇般的诱惑

游向岸的坦然的胸怀

我自由得像条鱼

宁静的像片叶

无邪得像个大自然的婴孩

 

于巴赫的诞辰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爱的巴赫先生, 我瞪眼看着周围的世界和人,无奈地发现了自己的悲哀。关于我们这个世纪的人类, 您一定也略知一二。他们各式各样, 纷纷让我崇拜。一些人困乏于行动,却自得其乐地生活在浪漫的灰色中, 温暖而安全。另一些人有着横流肆意的激情和愿望, 被折磨甚至疯狂,他们周身闪耀着金色的光。——我是说, 我起码羡慕蒂克在写《施特恩巴尔特》时说的话:

 

昨天,我写了一首诗,我在诗里表达和展现了一种常常充溢我内心的情调。

 

这于我难以企及甚至不能想象。请相信我以完全谦卑的心,迫切希望表达真正的感想。我的心是完全苍白色的。亲爱的巴赫先生, 我并不知道上帝的大能如何在我身上施展了魔法,他带走了我的一些——较之从前的旧我而言。他使我进入了这种寂静无声的状态。我越来越不像一个“人”, 而更像一个“自然生发”的活动的实体,每天顺从时间做着活计。

 

自浪漫派发展了潜意识以来,据说“我们的魂灵,就在潜意识的黑暗里构建着, 创造着, 忍受着, 完成着, 敦促着和沉思着一切”卡鲁斯语)。我也常提“魂灵”二字。可我好像从不消耗它,它不知道藏到了哪里, 它每天在独自做着什么哪?我自己对我来说是个谜团。为此我只能相信, 我并不属于我,而属于操控我的上帝。

 

    巴赫先生,您一定能理解我没有痛苦的痛苦, 没有问题的问题——这正是我急于倾诉的原因——当我在您的音乐中听见了一种语言,一种我曾经学习过, 但不知道在哪里和何时学过的语言时, 我确信您能理解我。这让我难于接受另一种音乐,我不可能在那“无尽的旋律”中热烈地“舞蹈”。不能。我从未堕入虚无也毫不厌倦人生, 相反我爱一切生命,甚至爱永远看不见的空气和空气中永远抓不住的一丝香甜。我被这种爱占据了, 占据到我自己竟一无所有。

 

 

姜乙2008/3/21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