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雅歌  

2008-04-10 13:35:17|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我不能告诉你

你所问的

你永远无法知悉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第二幕

 

雅歌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魂曲》[Requiem]又名《安魂弥撒》, 是莫扎特写于1791年的最后作品。昨晚, 在听这部为悼亡死者谱写的弥撒曲时,我又哭啦——它从我的毛病逐渐变成我的特点——在音乐厅里。不知我的构造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害怕难堪克制眼泪, 结果会更糟:有一种很恶心的叫“鼻涕”的玩具知道吗(以前我手上有一个常捏来捏去的,菜绿色的)?我就会像它一样伴随抽泣平铺在座椅上——每个人都要艰难地学习接受自身,我也不能例外。号啸的音乐让我头脑快活, 思绪联翩——可不是: 上周在海顿的清唱剧《四季》中, 伴随风俗画勾勒的农夫的一生,我跟着耕了一个晚上的地!昨晚, 我想到莫扎特在弥留之际谱写《安魂曲》的堪怜模样儿,仿佛我坐在他身边。无忧轻盈的音乐让我痛苦万分。

 

        为何在莫扎特灵活多变的、来自逻辑建构的创作上, 音乐呈现出自然的绮丽声响,意象晶莹剔透仿佛儿童在无休无止地嬉戏?这用瓦格纳的话莫扎特在创作时天真无羁,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反思”是完全解释不了的。莫扎特本人曾说:“我熟稔人性的一切方面。”——在他喜好的音乐表现形式“歌剧”中,他曾多么准确, 却毫无羁绊地表现了活生生的人物。在莫扎特短暂的一生中, 作曲就是他的生活, 但是要在他的音乐中勾勒他的生平,实在是一种无知的奢望。

 

   今天, 在音乐家, 社会学家, 心理学家, 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等长期不断地研究下, 对莫扎特的解释仍然一鳞半爪。人们常褊狭地认为这些就是其精神的全部真谛。人们无法在莫扎特的音乐中抓住规律,就像人类尚无法在仿如神助的宇宙现象中解释深奥的秘密一样。

 

雅歌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这一切的矛盾,构成了今天我们所认识的莫扎特。在音乐中正如在现实中——谬误, 无知, 盲目, 危险, 非常悲哀地具有共同特点:

 

   他们产生于我们在认识过程中的一种肢解性组织方式,这种肢解,让我们无法认识和理解现实的复杂性。[埃德加·莫兰]

 

    反过来说:为了弥补对复杂现实的认识缺陷,人们会将现象表面的复杂性还原为简单的东西。而这使得人们相信: 对现实进行的任意肢解, 断章取义, 就是现实本身。

 

    至今我不敢言说哪怕一丁点儿莫扎特的音乐。我相信,我将永远也不可能以一种试图完全的态度来谈论他。今天, 算是我在这“雅歌”中激动不已而忘情的一次吧!与此同时,另一种声音也毫不留情地提醒我不必如此——莫扎特拒绝喋喋不休!或许, 黑塞所说的那位深邃的渊博之士”正在困顿于我们的愚笨和他的孤单。也或许,莫扎特会天真地惊讶于我们在他的嬉戏中获得的救赎!或许, 或许, 他所拥有的“创造一切、维护一切的伟大爱情”, 在他心中积蓄了我们所不能认知的巨大能量吧!

 

姜乙2008/4/9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