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没有你我很蠢  

2008-09-18 09:49:16|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你我很蠢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的心留在了南方。本来,我是来寻找北方的故乡。北方好大,空旷的马路上高楼大厦。人们穿梭在北方的光景里,没有往昔,也没有将来。没有绿草的清香,没有遮荫的、扭着腰的温柔的树。而有树的地方很霸道,枝丫妄自伸长着,不管不顾。阳光总是不给颜面地直射着,提醒我投奔它没什么不好。

 

   我就是别别扭扭着长大的,现在我完全记起来了。北方的快乐总让我好生自卑。我在一张张笑脸中想起了自己的一切不是,手足无措。人们热腾腾地寒暄着,你们不相信吧,我成了个闷葫芦了。

 

   在南方我是自由的。当嫩草出来的时候我就赞叹那种绿色,娇弱天真。阳光是晶莹的,照到叶子的绿心子里。秋天时我会在路上捡起一片,红的,黄的,绿的。我放在一个自己会忘记的地方,或者某本书里,想着在许多年后的一天发现它时,不管是别人还是我自己,心里感受到的时光。夏天热到虚脱,却温润安静,我流汗走在知了的叫声里,心甘情愿。冬天湿冷的空气里我总说,这可比北方冷多了;梅雨天我的鞋子发霉了,我就和同事不停地唠叨,天呐,这是咋回事?可是心里,却是对这种潮湿的好奇和赞赏吧?一切都是秘密的……秘密地进行到我自己没有一丝觉察。

 

   每天我只走一条需要十五分钟的熟悉小路。我认识卖花的大爷,修自行车的小伙子,小店里卖衣服的阿姨,路口的交通协管员。每天我们都见面,微微笑笑,心领神会。我总是看看花,有时买一盆,是想和大爷说笑几句吧?拿到家里,洒满了水,心满意足。而后它们中有的就在潮湿中死去……大爷坐在藤椅上,吃着饭盒里的东西,说你怎么总是养不好花?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倒是妥妥帖帖的?我多喜欢看他这样责备我。卖水果的有两个儿子,我买得多的时候,他们俩就帮我拎到家门口。她总是刚刚洗好了头发,香香的,幸福的。

 

   雅凌和春安总会轻声地叫着“姜”。小谢时常算七算八的,说我命里水多,呆在北方不好。正亚每周会来,我们一起说笑抽烟,讨论封面。我们总是很八卦。小文让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上海女人。细致泼辣,体贴入微,什么都在行。有一位好心的董阿姨,得空就送来心疼的问侯:“宁馨,侬好吾啦?”

 

   晶晶在中秋节打来电话,说他们正在阳台上看月亮。有章程、慧勇和春安。我说真想飞奔过去呀。去看月亮……南方的月亮,水一样高挂在天上。就是这样,只消说月亮就表达了好多。就像雅凌以前会送一片叶子,一张好看的纸片儿给我。她不在的时候就寄来明信片,上面写着灵巧的字和隐隐的思念,我和春安就会抢起来……唉,那时的我们仨。我多喜欢这种表达。

 

   我的回忆里总是噙着南方的雨水。扑簌扑簌扑簌地不停下来,下满一整天。

 

 

图片上面是这样写的:没有你一切都很蠢。阳光:蠢,蝴蝶:蠢,树:蠢,花们:蠢,甲壳虫:蠢,别人:蠢,我自己:蠢。”

 

姜乙18/09/2008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