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优美的灵魂  

2009-02-10 20:13:01|  分类: 巴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优美的灵魂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巴赫是最伟大、最不为人理解的音乐家。他好像站在自己的时代之外和之上,因此他的内心世界并不需要调节来适应任何东西。当他以音乐来表达自己,他似乎不是他自己,不是宫廷乐长,不是教堂合唱指挥,而是音乐本身。他是个艺术工匠。据说,他每周写作和演奏他的康塔塔,就如一个木匠制作一把椅子,或一个金匠制作一只酒杯。令人惊奇的是,他干得不差。要是他当时干得差一点儿,他可能会在同时代人中得到更好的认同。他的心魔迫使他作得尽可能好,不管有没有人能意识到和欣赏得了。巴赫这个人,在他的作品中完全消失,比莎士比亚在他的戏剧中的消失更彻底。在这样的音乐中,没有争执,没有二重意义。

 

   艺术作为生活中一个用栅栏隔开的领域,作为一种在人类崇高和庄严的时刻,没有被使用、而是被欣赏的东西,是在十九世纪被发明的。巴赫很少不是为了“实际需要”去写作品,要不是教学需要,《创意曲》和《平均律键盘曲集》很难说会被创作出来。《赋格的艺术》只能从教学上被当成一个精湛工艺的例子,一种对愈来愈浅薄无价值的时代的艺术的抗议。这些作品偶然成为杰作,成为最纯正和审美意义上的艺术作品,真是一大奇迹,但这并不至关重要。

 

   我们不知道巴赫是快乐还是不快乐:甚至在他世俗的生活中,他好像也是超脱于快乐和不幸的普通意义之上的。从他年青时外出超过假期所表现的对权威的极度轻视,从他在弹奏管风琴中让教堂聚众走调的顽皮行为,从他面对莱比锡市政理事会时的烦躁不安,我们真的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然而,所有伟大的音乐家在一点上是共同的。他们的敏感易怒,达到极致。好像可以说,正是巴赫夸张猛烈的暴躁脾气这点,让他作为一个人,高高超脱于平庸市侩之上。

 

                            优美的灵魂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优美的灵魂,不是那个能飞得最高的,

而是那个没有大起大落,

始终处于更自由、更透亮的空气中和高度上的灵魂。[尼采]

 

   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巴赫让人吃惊的是:他在过去的土壤中深深扎根。他是完美者和终结者,不是一个时代的,而是几个世纪的。当巴赫在他生命的尽头创作《音乐的奉献》和《赋格的艺术》的时候,从音乐上和精神上,他不再生活在他自己的时代,而是在一个更早的世纪。具有超自然生命力的《音乐的奉献》和《赋格的艺术》,与十七和十八世纪偏爱的数学-对位法消遣,只有一点外在的相似:巴赫跨越这几个世纪进入了更遥远的时代。

 

   同样“终结性”的特质也适用于巴赫的协奏曲,适用于巴赫里程碑式的、静态的咏叹调。巴赫式的咏叹调在感情上是内向的,完全是自我包含,就如一条项链上的珠宝。无论仔细检查巴赫的哪个形式,它总是指向过去,从未有指向未来的。他利用意大利和法国的启发,但并不使用意大利或法国音乐。他的历史性的“幸运快乐”是非常自我中心的(如果你愿意这样说)。正因为他说了他那个时代最后的话,他就说了也许是针对所有时代的话。随他一起进入一个封闭的世界,这个世界本身是完美的,风格纯正,因而是个美丽的世界。

 

   巴赫是音乐中的最后一个“画家”。从1530年以来,所有声乐以及器乐的趋势,是用音乐“描画”文字和文字的意义。这个时期伟大的审美口号是“模仿自然”。“模仿自然”的手段不计其数:有些是象征性的,有些是真实的,还有时候是非常朴实的。这些手法代表诸如白天和黑夜、甜蜜和苦涩、平静和运动这样明确的概念,如果将它们归纳列表,则是对巴洛克音乐史的一个贡献。这个审美潮流在十七世纪没有改变,反而得到了强化。只需要看看卡里西米或阿戈斯蒂·斯蒂法尼的宣叙调,就可以意识到,这些大师们并不关心感情,而是关心描绘,关心文字剧烈的具体化,关心象征意义。所有这些都为巴赫所继承。再说一次,我确信,我们在他那些纯粹是描绘和象征的语言中,塞进了太多的感情和表情。事实上,我们还没有看到巴赫音乐中的许多象征符号。在他的时代之后,情感音乐、多愁善感的音乐才开始盛行。

 

优美的灵魂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摘自《音乐中的伟大性》(Greatness inMusik)

[德]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Alfred Einstein)著

张雪粱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出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