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2009-04-13 14:53:13|  分类: 艺术是美貌和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穿过林立的彩衣,踏入化妆间……那一瞬,竟暗自感叹闯入了另一维世界。灯的昏黄,空气的隐隐油彩味,带来心头一丝美而温柔的惆怅,也将人整个儿,带入迷人的旧时代。

 

    演员们忙忙碌碌,个个飘然出尘。有的端坐着画脸,有的被几个人帮忙着绷头;有的停当之后和同伴们说笑着,有的拿着火儿走出门外去抽烟……每张脸上,都红红绿绿地画好了性格、心地和故事。

 

   我们这些穿了俗世衣裳的人,站在门旁忘我地忙不迭四下看。一位花旦走到我身边的镜子前拿鬓头贴。那两溜儿头发放在一个盒子里,用一种天然的胶质浸着。她拿起来,缕了几次,之后从脸颊的位置细细贴上去,十指纤纤,每个细节和动作都充满次序、连贯性、道理和用意……我扭着脖子看傻了,不知身在何处。

 

   今天的戏是《锁麟囊》。

 

   踏入剧场方才知道,看京剧可以一边看一边吃喝。这种舒坦,竞让我感动得充满敬畏。大幕拉开,一桌二椅。拉胡琴儿的几位师傅,还在台口露出半边儿,提醒人这是戏——就像千金小姐刚感叹了青春短,丑儿丫头,就忙着出来逗乐儿……师傅几个满腔满跟、迎而不碰,程派青衣唱腔跌宕,荡气回肠。

 

   前排座的几位大爷跟着哼唱,动静儿不小,我这才有胆不断地问旁边的爱莲:这个叫什么角儿呀?男的女的?刚才后台看见的花旦什么时候出来呀?梅香既然男扮女装为什么还是个男人声儿也不掩饰呀?这剧是程派为什么演赵守贞的是梅派呀?……原谅我第一次听戏嘛。程派的唱腔里怎么装了那么神秘、忧愁还有一挫三折的东西哪?哎呀,我准备鼓掌了哈?反正觉着哪里好就在哪里鼓……东方的宽容多么醉人呀!

 

                             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乡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麟儿哪有神送到,

   积德才生玉树苗。

   小小囊儿何足道,

   救她饥渴胜琼瑶。

   多善良的薛湘灵呀,又何止善良哪?送完锁麟囊一扭身儿轿子抬走的刹那,多少潇潇洒洒、遗世独立在其中呀!

 

   把麟儿误作了自已的宁馨。

   “呀呵,你的名字哎。”小玉伸脖子说。

   “对,好孩子的意思。嘿嘿。”

 

   唉,人是人,马是马,

   哪有人儿学马的道理。

   落难的薛湘灵就成了薛妈,薛妈就要给小公子学当马。

   啊公子,你看,那旁有个蝴蝶儿。

   眼儿一转,说着带公子扑蝴蝶去啦……

 

   到了这儿,我就感叹尊严呀、聪明才智呀什么的……

 

   唱到“三让椅”,迟小秋(饰薛湘灵,程派传人)突然一扭脸儿,千般温柔地回头走去……我正迷在其中,却不知是她晕厥下场了……戏就到这里结束。据说下面还有十分钟的“换珠衫”。这样的名角儿晕在台上也是千载难逢吧,之前可是满堂彩哪!我不觉心疼起来:一个演员,若不是万般难奈,又怎会就这么下台去哪?

 

   迟小秋的艺术多伟大阿!写至此,我还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她的声音和章法。我就做她一辈子的戏迷好了。

 

   刚看过一回戏就想当戏迷恐怕门儿都没有,戏迷哪儿是那么好当的呀!

 

13.04.2009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