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世界那时年少  

2009-05-26 22:24:16|  分类: 自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那时年少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碌真是件可笑透了的事!它让人情感迟钝、粗俗,浅薄,没有诗意。生活成为闹钟、时间表,字条;无数的邮件,冗长的讨论。人成为工具、程序、环节,教条的、疯狂的机器。言语变得臃肿,没有灵性、没有创造力,却绝对“合理”——因为它现在是一种逻辑。一种“普遍语法”。一种跨越国籍和语言的通用工作工具。一种“群发文化”。真糟糕!人被一种所谓“专业主义”控制了。如若不然就成为笑柄——因此而信誓旦旦地准备花费一生的时间去“磨砺”自己的不在少数吧?哈!我自己当然是其中可笑的一分子。一种工作的好奇心和激情。好吧,是去争着成为一具空洞的、洋洋自得的、微笑的僵尸吗?哎呀我说(听过二手玫瑰吗)——   

 

    感谢上帝!我还能心有杂念地惋惜着失去的悠闲和诗意。虚度的光阴——曾经多么荣幸,我奢侈地虚度光阴。该怎么生活才有意义?这真是个问题!我只知道那时的我,浑身上下写满爱情!

 

   我想去听爵士乐,就像在街角的那间有红色钢琴的咖啡馆里那样。那儿的音乐还那么撩人吗?我想去听音乐会,海顿的四重奏或瓦格纳的歌剧。之后所有的细胞都秩序、活跃而激动起来。我想和朋友们高声谈笑,肆无忌惮,讲巴赫、信仰,就像在武康路口的马里昂巴。我想唱歌,我想我终于能学会把手搭在钢琴上卖弄风情……唱起轻柔的《爱之梦》。我想,我想时光倒流……去珍惜那些叹息声中消逝的往事。

 

世界那时年少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时光流逝

我坠落在生命的漩涡里
看见每个白昼的黑夜之光
在人们的纵饮和欢笑中 

我无处不在
我从不只身一人

却无家可归
舞蹈继续着从白到黑

只是时常真实消逝不见
我看见其他时空的景象

苹果树,温柔白色的记忆之梦
轻柔的夏夜,和旬的微风
朝霞中的时间和空间
世界那时年少 

是阿,苹果树,温柔白色的记忆之梦
优美的空谷之音和乌鸦的鸣唱
晚霞中荡漾的秋千
世界那时年少

唧唧歪歪26.05

 

 

 

摘自回复:

给所有生存在有如一具“精巧钟表”的机械社会的无以摆脱的用以“推动齿轮”的“可靠”的却“没有生命的”“碎片”们:

 

……如今已被一架精巧的钟表所代替,在那里无限众多但都没有生命的部分拼凑在一起,从而构成了一个机械生活的整体。现在,国家与教会,法律与道德习俗都分裂开来,享受与劳动,手段与目的,努力与报酬都彼此脱节。人永远被束缚在整体的一个孤零零的小碎片上,人自己也只好把自己造就成一个碎片。他耳朵里听到的永远只是他推动的那个齿轮上发出的单调乏味的嘈杂声,他永远不能发展他本质的和谐。他不是把人性印在他的天性上,而是仅仅变成他的职业和他的专门知识的标志。……死的字母代替了活的知解力,训练有素的记忆力所起到的指导作用比天才和感受所起到的作用更为可靠。

——席勒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