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thos und Wahrheit

某个幸运的色雷斯人拿去了我那高贵的盾牌,我不得不逃跑;我把它丢在树林里了。

 
 
 

日志

 
 

代号DK6BC  

2009-08-18 22:23:19|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号DK6BC - 姜乙乙 - Mythos und Wahrheit

 

      Gerhard Frank,也就是代号DK6BC,11个月了,音讯全无。我断定他离开人世了。几个月前,当我在某个时刻突然想起他最近一直没写信给我时,还总是惊出一身冷汗——他或许死了。今天我慢慢平静下来。虽然当年的分别已经意味着永别,但我还是希望他一直活着,等我再去看他……现在看来恐怕不行了。11个月了,他音讯全无。几次,我以悲戚的心情写下带泪文字,以示纪念,却总因为他似乎在嘲笑我而罢手。是啊,他根本不需要和悲戚相关的一切。

 

   那年,我在报纸上看见一则广告,说一个80岁的老人需要人帮忙做家务。我拨通了电话。对方爽快地答应来接我。那天天气不错,他开车准时出现在约定的街拐角。他下了车,骄傲、冷漠,拄着一支拐杖。他身材异常高大,锐利的双眼仿佛瞬间就能看穿人的心肠。我们握了手,自我介绍之后我上了他的车。他发动车子,拿起一个挂在车上的话务机:这里是DK6BC,你好,兄弟!他用大拇指按着按钮,说完又松开。几个莫名其妙的人分别报出代号,接着三言两语聊起来:出行线路、经纬度、下雨,某人病了……最后他通报说,他找到了本城最漂亮的中国姑娘来帮他做家务,啊哈!但她应该什么都不会做!之后就收了线。我的爱好。他说。我曾是个通讯兵。刚才是无线电协会的人,我们都经过严格审查。我没搭话。前面是森林,你不怕吗?姑娘。怕什么?你看起来像只小羊,姑娘。我故作镇静:不是有您吗?通讯兵先生。再说您这个年纪,想欺负我也不成了吧?他突然脚踩刹车,瞪眼看着我说:如果我爱上你,我起码可以来两粒伟哥!你不用说“您”。接着他继续开车。驶进森林时他说,我不是德国人,我来自巴伐利亚!现在我住在这该死的北部,但我还是要讲笑话!他扭开收音机播放起音乐,一边有节奏地敲打方向盘,一边跟着唱。瞧,这是你的马,你们会互相喜欢的。驶过跑马场时,他说。还有那些羊,你的同类,他又指指右边。你不用担心我的车技,我62年没出过任何差错。

 

    如果妈妈看见这里又脏又乱马上就会抱住我哭起来!进门之后他说。我妻子比我小11岁,可是她抛下了我。去了那里,他指指天上。我余生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她。好在我活不了几年了。呵!我担心的倒是我去不了那里!我儿子有家公司。他非常优秀。可惜他不会爱上你了,他娶了个可怕的德国女人。哈,她永远那么“得体”!我女儿是做假牙的,和他丈夫俩人一起做牙,很相爱,形影不离。她之前的丈夫是个混蛋飞行员,德国女孩的梦中情人。你知道吗?你也喜欢飞行员吗?千万不要。他们的爱好是跟所有的空姐上床!看我的牙,简直是艺术品!本来他们想给我弄副白点儿的,我说得了,我抽烟,我喜欢这种浅黄的。我孙子用左脚踢球,每踢进一个球我就付他五欧元,这几天我又开销不小。他简直就是个进球机器……

 

    你简直就是个话痨!我说完哈哈大笑。是的,除非一枪毙了我,否则我必须说话!姑娘,别怕,这是我在DDR(前东德)的名言!哈哈。为此我上了黑名单。你知道我是怎么来这边的吗?直升飞机把我弄过来的。他说着用二拇指在头上划了几个圈,眉飞色舞。因为我话多!我为此非常骄傲!

 

    ……

   这是我们的相遇。说真的,我惧怕时间,时间让人绝望。而回忆和一个去了的人之间的事,只能让我更惧怕时间。回忆,对了,回忆唯一的好处是让我能听到他的声音。回忆就像放唱片。虽然我还无法说出他是哪种音乐,但我可以在想听到他的声音时回忆。人活着只能忍受命运,忍受分离。孤独才是唯一的自由。下次再听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